设计共和,亲自制作兔儿爷

设计共和

河南民间玩具泥咕咕

兔儿爷

作为本土高端家居零售店的代表,设计共和的扩张版图显示出与达芬奇截然不同的发展思路。与纯粹的“代理”模式相左,设计共和希望打造自己的品牌,逐渐扩大自主设计产品的比重,在尝试并探索设计与商业化结合的道路上,寻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

春节临近,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浚县泥咕咕的代表性传承人王学锋家里,20多人正在忙碌着生产“祝寿十二生肖”题材的泥咕咕,他们并不是为传统的春节庙会忙碌,而是为一个3.5万元的订单而生产。

王海涛

文‖上海国资记者 刘晓翠

“现在村子里主要生产泥咕咕的作坊基本都不再去庙会上卖了,市场已从传统的庙会转向了全国及新加坡、日本、俄罗斯等国。”王学锋说。

兔儿爷,在中国民俗中知名度颇高。长耳朵,执药杵,驾祥云,俊秀中含着威武,端庄中有着稚气,已然是老北京的文化符号。旧时逢年过节,家家户户必得请个兔儿爷,祈求平安吉祥,祭拜之后,也自然成了孩子们爱不释手的玩具。

在幽静的余庆路上,设计共和的展示店安置在一栋历史悠久的小洋房的一二层,巨大的落地橱窗和设计感强烈的家居展品,隐隐透出其独特的设计理念。

相传,泥咕咕起源于隋末,当时起义的瓦岗军将士在浚县杨圯屯村一带屯兵休养时,喜欢团泥嬉戏,捏制泥玩具的手艺便流传下来。因为这种泥玩具吹起来“咕咕”作响,人们就称它为“泥咕咕”。千百年来,这个村户户精于泥塑。

张忠诚的兔儿爷小店,是北京为数不多的专卖店,不仅销售,还教顾客怎么制作。

这家高端家居零售店成立于2006年,首家旗舰店开设在上海外滩5号大楼,创始人胡如珊和郭锡恩都是长期在国外工作的华人建筑师,他们如此解释设计共和的含义:建立一个生活的共和,一种时尚风格的共和。

在王学锋家的展厅里,记者看到各种人物、动物、神仙造型的泥咕咕,形态夸张但表现生动,漂亮的花纹附着在各种载体上,同时也能吹出“咕咕”的响声,但已从简单的“泥玩”变成了艺术品。

小店铺面不算大,可大大小小的兔儿爷摆了一屋子,有骑黑虎的、骑黄虎的、骑鹿的、坐麒麟的、带莲花座的、带云气纹的,有背插靠旗的、头顶伞盖的,让人目不暇接。店主介绍,他这儿大的兔儿爷有60多厘米高,小的只有3厘米,各式各样一共1800多件儿。

设计共和的商品包括家具、配件饰物、织物、文具、餐具、礼品和玩具等。这些产品均由世界顶级设计师设计制作,大多与中国消费者素未谋面。

据了解,传统上,每到春节临近,这个村子里的农户就开始忙活着生产泥咕咕为正月的大伾山庙会和淮阳庙会等大型庙会做准备。

有一回,一个久居新加坡的老华侨来到这间店里,看到张忠诚正在制作兔儿爷,激动地说:“可算找对地儿了。”老华侨离开北京60多年了,儿时住北城,每逢年节逛庙会,最高兴就是能买个兔儿爷回家。张忠诚听他回忆往事,欣然把自己制作的一个骑着麒麟的兔儿爷送给了老人。两人也结下忘年交。“现在老人已经去世了,但他当时的那句”您送我的不仅仅是个兔儿爷,更是咱北京人对海外游子的爱“,现在我可都记着呐。”说到这里,张忠诚的眼眶已经有些泛红。

除了设计共和,胡如珊与郭锡恩还创建了另外两家业务紧密相关的公司:如恩设计和如恩制作。如恩设计是一家建筑设计事务所,而如恩制作则生产自有品牌的家居产品。

“但这个市场是非常狭窄的,而且赶庙会的以农村人为主,所以庙会上的泥咕咕是很便宜的,而且随着电动玩具塑料玩具的冲击,曾经有一段时间,村子里做泥咕咕的由1000多家减少到只有30多家了。”王学锋说。

在小店里,顾客可以当一回学徒,亲自制作兔儿爷。从扣模、修坯到打磨、上底色、彩绘,每一道工序都能真真切切的体验。张忠诚说:“光卖兔儿爷不行,咱还得让顾客能够亲手制作,让他们在制作的过程中,喜欢上兔儿爷,喜欢上咱老北京的文化。”

2009年,因为店面租金的大幅上涨,设计共和搬到了现在的办公地址。不久之后,上海另外两家店面也相继开张,选址同样是选在安静的江宁路和远离闹市区的青浦。

2006年,浚县泥咕咕被纳入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重视和支持,村子里的几个代表性人物也开始寻求质量上和知名度的提高。

来这里学习做兔儿爷的,有上了年岁的老北京,有学生,还有外国人。“师大附的,北京小学的,通县小学的,还有北京英国人学校的……”说起自己教过的学生,张忠诚如数家珍。“这两年,国家提倡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发扬,给咱专门建了旅游文化一条街,过年过节的还能到各大公园展卖,了解和喜欢咱做的兔儿爷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说起兔儿爷受到欢迎,他开心地笑起来。

作为本土高端家居零售店的代表,设计共和的扩张版图显示出与达芬奇截然不同的发展思路。与纯粹的“代理”模式相左,设计共和希望打造自己的品牌,逐渐扩大自主设计产品的比重,在尝试并探索设计与商业化结合的道路上,寻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

浚县文产办负责人告诉记者,浚县泥咕咕主要集中在黎阳镇东、西杨圯屯村,其他地区也有零星分布,但都源自这个村,目前,这两个紧邻的村子大约有200户生产泥咕咕。

民间传说

“现在还在探索和创新,我想最后应该会是不同模式的组合。”胡如珊告诉《上海国资》。

随着王学锋、宋学海、王安田等传承人的作品在国际大型展览上屡屡获奖,浚县泥咕咕的名气逐渐增大,前来定制各种泥咕咕或泥塑的商家越来越多,他们几个开始探寻将产业做大做强的路子。

相传有一年,北京城里忽然闹起了瘟疫,几乎家家都有病人,吃什么药也不见好。月宫中的嫦娥看到人间烧香求医的情景,就派身边的玉兔到人间去为百姓们消灾治病。玉兔变成个大夫,来到了北京城给人医病,治好了很多病人。有一次,玉兔不小心露了真容,大家才知道这位仁心大夫是玉兔。

设计转战零售

2009年,王学锋接到了一个114万元的大单子,然而这笔他从业40多年来的最大一笔生意却最终流产了,因为他的小作坊无法在规定时间内生产出那么多的产品,这让王学锋十分痛心。而这样的事并非他一人遇到,杨圯屯村的另一位重要传承人宋学海曾接到过一笔10万套,每套18个泥耶稣、小天使等造型的国外大单,但也因生产能力不足而流产。

为了感谢玉兔,人们用泥塑造了玉兔的形象,过年过节供奉着,祈求平安。由于兔儿爷可爱的形象,慢慢也成了旧时孩子们必不可少的玩具。

在设计共和成立之前,如恩设计就已颇有名气,其建筑作品屡次在国际上斩获大奖。在室内建筑设计领域顺利扎根之后,如恩设计开始将商业的触角伸及家居零售,目前,全球大约50个家居品牌在设计共和展销。

为了扩大生产,2011年4月,王学锋整合了村里60多户作坊,成立了浚县泥咕咕专业生产合作社,它每年至少能生产几十万个泥咕咕,一旦接到大订单大家就联合生产。宋学海也成立了自己的公司,请人专门跑市场,并计划建一个培训中心,就地培训就地上岗,增加从业人员。

地址:西城区东琉璃厂45号 时间:10:00-17:00 电话:63176978

“对如恩设计来说,做家居零售有一个非常好的平台,那就是丰富的客户资源。”上海M.Style生色传媒执行董事王志仁表示,如恩设计在为客户设计居住空间时,也可以帮客户推荐合适的家居产品,这样的沟通成本非常低,顾客通常也会采纳,因此依靠如恩设计的平台,国外的高端家居设计品牌也会倾向于跟如恩设计合作,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合作方式。

记者在总共近5000人的东、西杨圯屯村采访时发现,个别农户尽管不进行专业化生产,也会在打工回家或者一些老人闲时做一些不用窑烧制的泥咕咕拿到庙会上卖,一个小的几块钱,大的10几块钱不等,也能挣些零花钱。

因此,设计共和便在上海诞生,但是做设计和零售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商业领域,胡如珊也意识到这一点:“如恩设计是一家典型的轻资产公司,主要的投入是人力成本,而设计共和则是重资产性质的公司,有存货和压货的问题,这部分会占用一大笔资金。”

王学锋从8岁跟父亲学做泥咕咕到现在已50年了,他对泥咕咕有着特殊的感情和感受。“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是这门手艺,但市场是它发展的动力,只有拿出更好看、更有艺术价值的产品才有买点。”王学锋说。

“但是我们非常看好设计共和未来的发展潜力。”胡如珊表示,“如恩设计其实是比较小众的,我们通过做项目,拿设计费,走的是比较有个性的路线,不可能批量复制,而且我们也不会让它变得更加商业化。而设计共和则不同,复制的空间更大,我们希望设计共和能够实现量产,通过网络和实体店面体验,来带动销量的增长。”

据悉,宋学海等传承人在村子里建起了一座泥咕咕博物馆,他的产品也由专门生产泥咕咕向泥塑、泥雕等更广领域拓展。而浚县也正在谋划建设泥咕咕文化生态园。

为了适应新的商业模式,设计共和开始对管理思路进行调整。胡如珊说,如恩设计像是一家开在中国的外国公司,无论是设计理念还是工作方式,都非常“国际化”,这也是如恩的优势,但是设计共和要做到本地化,才能吸引国内的消费者。

代理模式起家

和达芬奇一样,设计共和成立之初,主要是通过代理国外知名的家具品牌来打开市场。但与达芬奇专攻奢侈品牌不同,设计共和引入Marcel
Wanders、Tom Dixon等国际顶尖设计大师的作品,主打设计牌。

尽管手里的牌不同,达芬奇和设计共和都是靠代理模式起家。王志仁告诉《上海国资》,国内的高端市场基本上被国外品牌所垄断,这与中国的市场的成熟度有关。

“设计在国内发展的时间比较短,而法国、意大利等欧洲国家的高端家居设计是几百年一直延续下来的,中国因为历史原因,在过去的100年中,工艺和传统的传承出现中断,而好的设计恰恰是两者的结合。”

王志仁说,其实中国并不是没有好的设计师,但是设计师与零星的需求者之间无法达到平衡的状态,很多设计师单打独斗,依靠自身的力量要完成设计、生产、销售,是非常困难的,而欧美的高端家居品牌有自己成熟的经营模式,国内的设计商店先做渠道商不失为一种比较容易操作的方式。

此外,因为信息不对称,国内大部分的高端消费者在选择商品的时候,往往以“价格是否昂贵,是否进口,是否是奢侈品牌”作为判断美的标准。

达芬奇正是抓住了这部分消费人群的心理需求,搭上了炫耀性消费的快车,相比之下,设计共和走的路要曲折得多,面对尚未成熟的消费市场,胡如珊也非常清楚,目前中国的高端家居消费市场虽然比预想中发展得快,但是真正懂设计的人并不多。

在一次采访中,她谈到,在中国经营设计零售店并不容易,除了仿制风气盛,客人希望能够将钱花在能够直接看到价值的事物上,比如镶金的餐桌、鳄鱼皮沙发和水晶名床。而设计共和的家具则属于概念设计,由知名设计师操刀,其真正的价值在于创意。

消费观念固然不会在短时间内改变,设计共和在市场培育起来之前,还需要经历一段时间的“失落期”。尽管如此,胡如珊仍然对未来的市场潜力充满信心,“国内市场的快速发展,必然会催生设计和创意理念的萌动发芽,随着奢侈品行业的兴盛,目前并不为人们所熟知的设计品牌将会脱颖而出。”

自主品牌如何突围

相对于代理,胡如珊更希望打造“设计共和”的品牌。“我们希望消费者能够认可我们对设计的理解,认可‘设计共和’的品牌,这样可以减少代理品牌商流失的风险。”

而打造自己的产品则是更长远更持久的战略,设计共和开张一年后,自有家居品牌“如恩制作”正式成立,旗下的“NERIHU”系列家具以及家具小件成为设计共和重要的组成部分。

打造自有品牌能够帮助如恩更好地实践自己的设计理念,但是也带来诸多问题,自有品牌和代理品牌的冲突问题如何解决?如何把好的设计变成好的成品?在设计—生产—销售的链条之间如何打通各个环节?

“设计这个行业的产业链本身是不完善的,第三方的服务公司也比较少,因此要靠单一的力量从源头进行资源整合,而目前市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很难一次性拿到一笔大单,而如果没有大单,好的工厂是不愿意接手的,这样就导致一个恶性循环。”王志仁强调。

“制作确实是比较令人头痛的问题,有时候我们打样要做好几年,才能做出一件真正想要的样品。”胡如珊表示。

在自有品牌和代理品牌之间,设计共和选择让“如恩制作”的产品比代理产品低端一点,在设计上不一样,来避免品牌之间的冲突。

“但是不管高端还是中端都会形成竞争,包括店面空间的竞争,如果目标客户不统一,又会带来定位不清的困扰。”王志仁认为。

在设计共和未来的发展蓝图上,清晰可行的商业模式并没有形成,胡如珊坦言:“我们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布点和扩张可能是最好的探索方式。”

未来,设计共和计划在全国布局30个店面,其中上海三家,北京一家,其他二线城市每个不超过一家。自有品牌的商品在设计共和中的占比将从目前的10%提升到50%。

“我们已经开始考虑扩张的事情,但扩大需要资金,我们已接触过几家股权投资公司,不过在进军其他城市之前,我们希望先打造出设计共和的品牌。”胡如珊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萄京游戏平台-app手机版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