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被指抄袭一个致力于复古越野车和街头赛车的公司的产品,间中散落着超人、忍者与玫瑰花

美泰公司Mattel旗下著名玩具车品牌风火轮Hot
Wheels最近遇到一点小问题:其一款玩具车被指抄袭一个致力于复古越野车和街头赛车的公司的产品。

对很多积木迷来说,不吃不喝,每天有积木玩已经是终极理想,现在还有一种职位,每个月给你薪水,就是让你去拼积木。

丹麦乐高玩具**为女孩们倾情打造的LEGO
Friends女孩系列日前全面登陆中国,乐高品牌专卖店、乐高淘宝官方旗舰店、亚马逊、玩具“反”斗城及全国各大百货商场正式发售。

致力于复古越野车和街头赛车的Icon公司日前向全球玩具巨头“开战”,他们认为Mattel在设计一款Hot
Wheels玩具车时抄袭了他们的FJ40 Baja。根据最近的Icon公司通讯,Hot
Wheels上传了一张经过暴力改装的FJ40的照片,这张照片仅仅经过了一些很快的PS处理便发布至互联网。而据报道,Mattel公司使用这张照片原图以及车辆设计并没有得到Icon的许可。

记者_洪鹄 实习生_蒲思恒 摄影_刘浚

据乐高中国的消息,丹麦乐高集团为了配合此次LEGO

据报道,在Icon通过其律师向Hot
Wheels的代理人提出法庭外调解的意向时,Mattel并没有予以理睬。一个月之后,Icon再次尝试联系Mattel,却直接被驳回,直接导致了这家小公司选择了更为直接有效的方式,起诉玩具大亨。Hot
Wheels至今尚未对此事作出回应。

周跃辰和沈天成的办公室更像一间仓库,让我们换个确切的说法,叫它“工场”。数以万计的积木斑斓地堆满了地板和墙壁,几乎没有剩下多少空间。拥挤的地板上,积木拼成的铁路、城堡、摩天大楼陆续拔地而起,间中散落着超人、忍者与玫瑰花。

Friends乐高女孩系列在中国的正式发售,在营销和传播模式上“与时俱进”,进行了全面创新:专为女孩系列设计的手机二维码站已在今年四月全面上线,站内完整包含了以五个乐高女孩居住的心湖城为大纲的电影故事短片、乐高女孩系列电视广告、全线产品介绍、线下活动展示、微博分享以及售卖渠道等信息,为消费者提供了360度的全方位互动体验;四月中旬,在上海大悦城举办的乐高女孩快闪活动,邀请到了素有中国“秀兰·邓波儿”之美誉的达人秀童星张艾青的加盟,当天的快歌炫舞与创意编排,引得在场路人纷纷驻足观看;以乐高女孩涂色册为原本的“拼出美少女的梦想”涂色大赛正在全国各小学校内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为女孩们提供了尽情挥洒梦想的空间;五月,心湖城乐高女孩的系列动画短片,正式登陆国内最大视频网站之一的优酷,而其中生动的故事情节与精美的动画制作,也得到了网友们的纷纷好评;在六一儿童节期间,乐高还陆续推出了国内最大乐高主题馆

暨乐高创想世界活动、针对二三线城市的乐高卡车秀,全国各大商场前的乐高互动拼砌活动等,为小朋友及女孩们提供“零”距离“邂逅”乐高女孩的机会。

女孩和她们的乐高玩具

在女孩的世界中,朋友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互相支持,互补有无的友情是女孩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的财富。女孩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发现共同的兴趣,一同分享快乐与美丽。乐高现已在全世界范围内为女孩们倾情打造了LEGO
Friends系列,旨在以友谊和分享为核心主题,让5岁以上的女生和她们的朋友一起分享游戏和友谊,让女孩子们在游戏中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成为怎样的女孩及需要什么样的朋友。

真正的友谊

记者获悉,LEGO
Friends系列里,米娅(Mia),斯蒂芬妮(Stephanie),奥莉薇亚(Olivia),安德里亚(Andrea)和艾玛(Emma)这五个完全不同的女孩,在她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刻起就被互相吸引着,在游戏中逐渐熟悉,成为了亲密无间的朋友。米娅勤奋、务实、热爱运动和小动物;安德里亚则极富创造力和想象力,并拥有特殊的音乐天赋;活跃的斯蒂芬妮似乎一刻都停不下来,她充满活力,喜欢组织活动和参加聚会;艾玛是一个热爱艺术和设计的梦想家;而天资聪慧的奥莉薇亚对科学非常感兴趣,解答数学问题对她而言轻而易举。每个女孩根据不同的性格特性决定其喜好和审美观念。在她们的家乡心湖城,米娅,艾玛和其他几个女孩,一有空闲时间就去美容院改变造型,在星空下睡躺在奥莉薇亚家的树屋里,或是举办一场花园派对来享受足够的阳光和冰激凌。她们的生活,多姿多彩!而LEGO
Friends主题系列就是围绕着这些女孩们互相支持,共同努力,提升彼此而衍生的女孩玩具。

给女孩的玩具

新的乐高产品在外表和色彩上更适合女孩的喜好,细节考虑周密,配件和各种人物做得相当精致,非常适合几个“小小姐妹淘”一起玩。她们通过乐高能创造出一个现实的世界,就如同自己的生活一般。玩具的大小模拟真实的比例,衣服、发型等都可以互相调换,也无限开发了孩子们的想象力。

逼真的建筑、美丽的小女孩,随时都能开始的乐高美丽之旅。根据自己的喜好建立不同的场景,女孩们一定爱不释手。规划室内设计、精心挑选不同的固定装置和设备、各种时尚细节和可爱的配件琳琅满目,正符合女孩们爱美又爱创作的心,而所有的配件都秉持着乐高安全性第一的原则,让女孩们无忧享受乐高所带来的乐趣。在2012年德国纽伦堡国际玩具展上,LEGO
Friends乐高女孩系列还荣获了“年度国际玩具大奖”的称号。

理论上**乐高积木(进入“乐高积木”专题)**可以拼出地球上存在的所有事物——每个骄傲的乐高迷都会这么告诉你。但事实上,受限于积木的形状、色彩,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数量,能真正随心所欲地拼乐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乐高积木拼砌师

但有一个职业,正享受着令全球乐高迷都为之疯狂的待遇:无限量的乐高积木,唾手可得,供他们拼出想要拼的一切——周跃辰和沈天成是乐高积木拼砌师。积木拼砌师的工作是给乐高的店铺、活动展示现场以及乐高乐园提供展示。积木拼砌师不必朝九晚五地上班,也不需要打卡,但一天连续干十多个小时反而更加家常便饭,有时候一个细节的不吻合可能导致整个工程推倒重来,但对于一个积木迷来讲,仅仅将积木放在手上已经让他们兴奋了,何况还能用它创造出一个世界。

沈天成:草图都在脑子里

19岁的沈天成,自打记事起就在玩乐高,收集的乐高积木能“满满装下两个大垃圾桶”。他拼过各种奇怪的玩意——二胡、眼镜、邮轮,那是一艘豪华程度堪比泰坦尼克号的邮轮,船舱、救生艇、阳伞一应俱全。沈天成拼积木从来不用草图,“凭着手感随心所欲地拼下去”,不到最后一刻,他也不知道能否完成,而这种未知带来的兴奋正是乐高给予他的最大快乐。

沈天成几乎不会让自己闲着。他是“打电话的时候,手也不闲着,拼着拼着就又有了灵感”的人。他就这样盲打误撞地拼出过巨大的桃心,面对一堆绿色和红色的积木他能魔术般地让它们成为一朵盛开的玫瑰花。当然他也会遇上难题。比如前一晚他就和他正在拼的红衣忍者缠斗了很久,它叫凯,高达85厘米,拼完它需要大约五万块积木。沈天成卡在了凯的手臂上——为了让它既能承托又能活动自如,沈天成必须为它做一个钢结构,而这么一个细节本身已经可以构成一个专业了。

但即使有再大的困难,沈天成都无法否认这个职业带给他的强烈幸福感。他把手插进了桌上的一袋红色积木,这触感本身都已经令他满足,“对很多乐高迷来说,不吃不喝,每天有乐高玩已经是终极理想,何况现在我每天玩乐高还有工资拿,还足够养活我自己!”

如果说还有什么梦想,沈天成的梦想是用乐高积木造一座“一比一,自己可以住的房子,除了水电,全部用积木来代替”。“小时候用乐高拼房子一直很用心,里面有桌椅有楼梯,还有各种小摆设,但除非我变成个小人才能进去。后来我就想,为什么不能把房子变大呢?乐高颗粒的契合度是千分之一,作为玩具是很密了,但放在一比一的房子里肯定有问题。”沈天成说,还有承重的问题、结构的问题等等。他给自己预定了十年的目标去完成这一梦想。
2

乐高积木拼砌师

周跃辰:积木堆的建筑师

一年前,24岁的周跃辰曾就读于上海交大会计专业。他的同学几乎都去了“四大”、外企和银行,他本该和他们一样一身正装,神情严肃地出没于CBD里的某栋高楼。但周跃辰选择了积木。

和很多爱拼积木的人一样,他从小就爱动手,刨子锯子都上过手,不过最爱还是从童年就开始收集的乐高积木。14岁时,周跃辰赢得了一次机器人大赛,参赛作品就是他自己拼装的乐高电动机器人。之后的机缘巧合让他和乐高的接触越来越多,到了大学时,他已是乐高中国活动的一名志愿者,在店面做过现场创作,参与过“乐高世博”的搭建。周跃辰对建筑情有独钟,在他手下,让积木变成房屋桥梁,变成摩天大楼似乎总是分外容易。他毕业前,恰逢乐高首次打算在国内招聘两名拼砌师,长期与乐高密切接触的周跃辰顺利当选。

尽管如今早已风靡成人世界,但乐高积木的初衷毕竟是给孩子的玩具。所以对一名积木拼砌师来说,喜欢孩子、有童心都是缺一不可的条件。大学期间,周跃辰常常和孩子泡在一起,身高1米90的他碰到小朋友二话不说先坐下来,这样才能平视他们的小世界。周跃辰是个孩子王,他总能理解他们的想法,当一个4岁的男孩执意要把烟囱搭在地板上时,他也会鼓励他们“没什么不可以”。在周跃辰看来,这些积木不该是对现实世界的简单复制,“它本身就应当是天马行空的再创造。”

但这项看上去天马行空的工作对于精准同样有极高要求。周跃辰习惯在搭建一座建筑物前先进行实地考察,拍下照片,熟记建筑物的宽高长度和背景资料,回来打好腹稿,在斟酌适合每一部分拼砌的积木形状和颜色。当然他有时也会加上神来之笔,譬如一次闲暇时他拿着几块积木错落相叠,突然发现一个螺旋形就在手中诞生了——把它放在一栋摩天大楼上,可能是点睛之笔。而牢固平稳始终是建筑物的重中之重,在拼搭大型建筑时,周跃辰会小心地用榔头敲合,以保证每块积木之间没有缝隙。

对于那些无法实地考察的建筑——无论是金字塔还是西尔斯大厦,周跃辰如今也自有武器。他利用一款叫做skytrap的软件可以找到各种建筑物、产品、包括人的草图,结合google的3D效果图,就能得到准确的尺寸和比例。他最近正在拼一款宝马的概念车A8,设计图就是用这两个软件画出来的。

职场中人,大多有各自的职业规划或目标,周跃辰就希望能向偶像直江和由看齐。在成为拼砌大师之前,直江和由是日本一家乐高玩具店的普通店员,在柜台上,他热爱也善于拼搭,坚信积木“不是简单呆板的仿真物,而是具有广阔内涵、有生命力的整体”,他搭建的乐高版古罗马斗兽场如同真的斗兽场一样,能表现出历经2000年风雨后,城墙斑驳、石块剥落、断壁残垣的情景;而搭西班牙神圣家族教堂时,螺旋形楼梯、鳞次栉比的墙面,他也能栩栩如生地呈现。周跃辰和直江一样热爱建筑,但他希望能拼一些有中国传统特色的东西。他的下一步计划是搭建故宫和苏州园林模型——“为此,我已向丹麦的乐高总部预定了300万块积木。”

进入“乐高积木”专题

1

对很多积木迷来说,不吃不喝,每天有积木玩已经是终极理想,现在还有一种职位,每个月给你薪水,就是让你去拼积木。

记者_洪鹄 实习生_蒲思恒 摄影_刘浚

周跃辰和沈天成的办公室更像一间仓库,让我们换个确切的说法,叫它“工场”。数以万计的积木斑斓地堆满了地板和墙壁,几乎没有剩下多少空间。拥挤的地板上,积木拼成的铁路、城堡、摩天大楼陆续拔地而起,间中散落着超人、忍者与玫瑰花。

理论上**乐高积木(进入“乐高积木”专题)**可以拼出地球上存在的所有事物——每个骄傲的乐高迷都会这么告诉你。但事实上,受限于积木的形状、色彩,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数量,能真正随心所欲地拼乐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乐高积木拼砌师

但有一个职业,正享受着令全球乐高迷都为之疯狂的待遇:无限量的乐高积木,唾手可得,供他们拼出想要拼的一切——周跃辰和沈天成是乐高积木拼砌师。积木拼砌师的工作是给乐高的店铺、活动展示现场以及乐高乐园提供展示。积木拼砌师不必朝九晚五地上班,也不需要打卡,但一天连续干十多个小时反而更加家常便饭,有时候一个细节的不吻合可能导致整个工程推倒重来,但对于一个积木迷来讲,仅仅将积木放在手上已经让他们兴奋了,何况还能用它创造出一个世界。

沈天成:草图都在脑子里

19岁的沈天成,自打记事起就在玩乐高,收集的乐高积木能“满满装下两个大垃圾桶”。他拼过各种奇怪的玩意——二胡、眼镜、邮轮,那是一艘豪华程度堪比泰坦尼克号的邮轮,船舱、救生艇、阳伞一应俱全。沈天成拼积木从来不用草图,“凭着手感随心所欲地拼下去”,不到最后一刻,他也不知道能否完成,而这种未知带来的兴奋正是乐高给予他的最大快乐。

沈天成几乎不会让自己闲着。他是“打电话的时候,手也不闲着,拼着拼着就又有了灵感”的人。他就这样盲打误撞地拼出过巨大的桃心,面对一堆绿色和红色的积木他能魔术般地让它们成为一朵盛开的玫瑰花。当然他也会遇上难题。比如前一晚他就和他正在拼的红衣忍者缠斗了很久,它叫凯,高达85厘米,拼完它需要大约五万块积木。沈天成卡在了凯的手臂上——为了让它既能承托又能活动自如,沈天成必须为它做一个钢结构,而这么一个细节本身已经可以构成一个专业了。

但即使有再大的困难,沈天成都无法否认这个职业带给他的强烈幸福感。他把手插进了桌上的一袋红色积木,这触感本身都已经令他满足,“对很多乐高迷来说,不吃不喝,每天有乐高玩已经是终极理想,何况现在我每天玩乐高还有工资拿,还足够养活我自己!”

如果说还有什么梦想,沈天成的梦想是用乐高积木造一座“一比一,自己可以住的房子,除了水电,全部用积木来代替”。“小时候用乐高拼房子一直很用心,里面有桌椅有楼梯,还有各种小摆设,但除非我变成个小人才能进去。后来我就想,为什么不能把房子变大呢?乐高颗粒的契合度是千分之一,作为玩具是很密了,但放在一比一的房子里肯定有问题。”沈天成说,还有承重的问题、结构的问题等等。他给自己预定了十年的目标去完成这一梦想。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萄京游戏平台-app手机版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