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金洲仿真枪案再审开庭,WGO婴幼儿化妆品消费者问卷调查也显示

香港贸易官RebeccaJiIn
Hui近日表示,在香港购买婴幼儿化妆品的大陆消费者正在不断增加。
WGO婴幼儿化妆品消费者问卷调查也显示,75%的香港消费者认为商品的安全性、成本和质量非常重要。
近三年,香港从韩国进口的卸妆湿巾和护肤品类产品不断增加,护肤品连续三年进口规模位居第一,洗发水进口规模也小幅增加。
据欧睿观察,香港消费者喜欢安全性高的产品,欧洲婴幼儿高端品牌最近很受欢迎,高端产品在婴幼儿化妆品市场的占有率每年都在增加。
以欧洲和澳洲为代表的海外品牌因信任度高,在香港市场的占有率也很高。婴幼儿化妆品市场占有率最高的品牌是占46.6%的强生婴儿,其次依次是Huggies
Baby的10.4%、Sebamed Pampers的8.9%。
其中,强生婴儿拥有自我品质安全认证系统CPM,并引进严格热质量认证系统,致力于获得消费者的信任。
根据WGO问卷调查显示,85%的婴幼儿化妆品购买者选择在万宁、屈臣氏等大型连锁店购买。在与海外婴幼儿化妆品做比较后,也有消费者选择在网上购买,一般百货店、超市和便利店渠道的销售量则呈现减少趋势。
香港贸易官RebeccaJiIn
Hui表示,很多消费者认为欧洲婴幼儿化妆品对成分规定比较严格,更加所有保障,如果消费者对韩国产品的安全性和质量的认识进一步扩大,其婴幼儿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将会大幅提高。

昨日下午,河南省内黄监狱,朱金洲仿真枪案再审开庭,未当庭宣判。图片摘自网络
此案因同款仿真枪牵出至少9起刑案而引发关注。判决文书显示,朱金洲被捕后,其上家董存林被刑拘。随后,陈金龙、刘鹏、段云飞、王雪峰、刘抗、马元仓、张锋逐一被刑拘。涉案诸人年龄均在30岁左右,都是分散在安阳市周边地区的玩具店店主。因首案在汤阴发生,所以,案发后,9人均被汤阴警方刑拘。朱金洲被判刑后,被送往河南省内黄监狱服刑。其他8人被羁押在汤阴县看守所内,至今已大半年。
9月14日,也即安阳中院就朱金洲案作出再审决定一个月后,其他8个人的家属收到汤阴县看守所出具的《释放证明书》。其中明确,经汤阴县人民法院决定,予以释放。昨日下午,汤阴县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向红星新闻证实,此事属实。
朱金洲辩护人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加曹、实习律师卢方舟告诉红星新闻,朱金洲案是继刘大蔚案以后,第二个再审的仿真枪案,朱金洲以100余元的价格,通过合法途径批发、销售质量较差的塑料制造的手拉玩具枪,完全符合两高批复中关于无罪的情形,因此,我们将坚决为他作无罪辩护。再审开庭完毕后,卢方舟告诉红星新闻,庭审主要程序已经走完,结果需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宣判时间另定。
红星新闻多次尝试联系该案承办法官,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案件回顾
朱金洲案一审判决文书显示,2017年9月1日,汤阴警方在朱金洲居住处查获9把M51S型号仿真枪。经鉴定,9支仿真枪枪口比动能在2.61~3.09焦耳/平方厘米间,符合公安部枪口比动能大于等于1.8焦即为枪支的认定标准。2018年3月22日,因非法买卖枪支罪,朱金洲被判刑7年。对此,朱金洲不服,遂提起上诉。一个月后,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朱金洲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8月14日,该案现转机。红星新闻从朱金洲妻子处获得的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决定书》显示,经安阳中院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该案符合再审条件,将由安阳中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再审期间,不停止原判决、裁定的执行。安阳中院立案庭一位工作人员向红星新闻证实,再审文件属实。红星新闻记者
王春 图据受访者

商标恶意抢注已成企业痛点,同时也是商标主管机关和司法机关工作的重点、商标授权确权实务中的热点和难点。9月14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主办的商标恶意抢注专题研讨会上,中华商标协会副秘书长臧宝清如是说。
商标恶意抢注现象以及借此产生的恶意投诉问题,备受社会各界关注,业界通常称这类人为知产流氓。臧宝清指出,商标恶意抢注破坏了我国商标注册秩序和市场竞争秩序,推动了我国商标注册量的虚高,有百害而无一利,已经成为我国商标注册领域的一个毒瘤。
阿里巴巴集团知识产权研究院高级专家樊俊伟在研讨会上表示,阿里将不遗余力地配合执法机关和权利人打击恶意行为,维护公平公正的营商环境。
拜耳胜诉商标恶意抢注者
一提到知产流氓,不少遭遇过的商家都深恶痛绝,防晒霜Coppertone水宝宝的生产商拜耳集团也曾深受其扰。
拜耳集团知识产权总监刘红强在研讨会上介绍,太阳和波浪男孩和冲浪板是拜耳自2011年便开始在水宝宝防晒霜上使用的标识;然而,知产流氓李某在2016年7月将上述标识的一部分抢注为商标,并于当月对水宝宝产品发动大规模、持续性投诉。
据了解,李某在投诉期间,一方面通过QQ联系拜耳集团分销商,表示可以付费撤诉;另一方面,在与拜耳集团接触的过程中,李某还准备以70万元一个商标的高价向拜耳转让两个抢注的商标。
不堪其扰的拜耳集团,在阿里的积极配合、提供恶意投诉者相关线索的情况下,将李某诉至杭州余杭区法院。法院审理后认定,李某因恶意投诉构成不正当竞争,被判赔偿拜耳集团经济损失70万元。
本案是权利人利用《反不正当竞争法》打击商标恶意抢注人并获得赔偿的首个成功案例。刘红强表示。
杭州余杭区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成文娟是本案的主审法官。她在研讨会上表示,李某注册商标的动机并非开展正常的经营活动,而是欲通过投诉、售卖等方式进行获利,攫取他人在先取得的成果和积累的商誉,是典型的不劳而获。
我们不仅不保护李某恶意取得的商标权,而且对他恶意行使商标权的行为进行了否定,认定其构成不正当竞争。成文娟说。
商标恶意抢注已形成黑灰产业链
阿里巴巴集团知识产权研究院高级专家樊俊伟介绍,通过恶意抢注商标对平台商家发起批量投诉、恶意维权索要钱财的现象较为高发。
樊俊伟介绍,商标恶意抢注通常具有一些明显特征:注册时间一般晚于2014年,服装鞋靴、母婴玩具、运动户外、化妆品等类目是投诉的重灾区,近50%的商标恶意抢注具有团伙性质。
恶意性商标一般分为两类:不具有显著性的商标和抢注商标。不具有显著性的商标一般包括将商品通用名称注册为商标、将对商品的合理描述注册为商标、将在先商品的一部分注册为商标。
比如有人将呼啦圈这个一类商品的通用名称注册为商标,还有人将韩国的服装集散地东大门注册为商标。樊俊伟说。这样,当网上有人出售呼啦圈,或从东大门代购的服装时,都有可能因商品描述中的用词被投诉。
抢注商标既有海外商标,也有国内商标。比如海外一款商品只有英文名称和商标,有人在国内就抢先注册了这个商品名称的中文译名。
商标恶意抢注已经逐渐形成黑灰产业链,其目的并非是进行正常的商业活动,要么敲诈勒索、获取钱财,要么同行投诉、恶意竞争。樊俊伟指出。
打击商标恶意抢注是社会共识
今年1月,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相关负责人表示,面对商标恶意注册行为日趋规模化、专业化的形势,在审查环节对认定具有明显的主观恶意的商标申请从严审查,主动予以驳回。
5月3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严打商标恶意抢注行为。
7月9日,在全国知识产权审判工作会议上,最高法有关负责人表示,充分利用现有法律手段,坚决遏制恶意抢注商标行为,有效规范商标注册秩序。
加大打击商标恶意抢注行为力度、有效规范商标注册秩序,已经在社会各界形成基本共识。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副校长林维表示。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认为,商标恶意抢注及恶意投诉之所以高发,很大程度上在于违法成本低,往往能用很小的代价撬动很大的利益。
面对商标恶意抢注及恶意投诉,之前的应对思路都是如何防范。但这次拜耳主动起诉并维权成功,让我们看到了转守为攻的希望。刘晓春表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萄京游戏平台-app手机版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