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须通过进口国家当地检测才能批量进口,一份关于中国数家玩具企业针对美方新计划草案的评论意见

“美国方面一些大公司可能也在考虑要求先将玩具样品邮寄到当地检测再批量进货。”
“邮寄到国外检测的费用是在国内检测费用的2~3倍,外商认为负担起这个费用会增加他们的成本风险,并担忧市场不能接受由于检测成本上升导致的产品价格上涨。此外,如果检测不能一次通过,则须来回邮寄、多次改进等,整笔交易的可操作性大大降低,所以目前我们和西班牙的外商都同意暂停合约。”
每每回忆起去年美国召回中国玩具事件,中国玩具生产商、经销商还心有余悸,近日,记者从江苏省扬州丰盛公司总经理高健口中得知另一个消息:“目前公司与西班牙签的五六笔合约都暂停下来,我们和外商都在观望。双方都希望扬州检测部门能够与国外指定检测机构谈判、协商,达成协议,将扬州作为这些国外检测机构在中国的实验室之一,这样一来,扬州检测部门就可以出具外国检测机构的报告。”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去年从意大利刮起的这股“玩具须通过进口国家当地检测才能批量进口”之风今年春季又在西班牙生根发芽,所谓到进口国指定机构检测,“表明部分国家对中国出具的检测报告不信任,这其实是一项新的高技术贸易壁垒”。
与此同时,记者了在采访时得知,指定机构检测制度不仅在欧洲部分国家开始盛行,近期国内玩具生产商、经销商了解到美国方面一些大公司可能也在考虑要求先将玩具样品邮寄到当地检测再批量进货。
欧盟部分国家再设新壁垒
我玩具商受夹击说起“指定检测”,高健直叹气:“邮寄到国外检测的费用是在国内检测费用的2~3倍,外商认为负担起这个费用会增加他们的成本风险,并担忧市场不能接受由于检测成本上升导致的产品价格上涨。此外,如果检测不能一次通过,则须来回邮寄、多次改进等,整笔交易的可操作性大大降低,所以目前我们和西班牙的外商都同意暂停合约。”记者了解到,虽然高健所在的丰盛公司过去20%的产品出口到西班牙,但是现在形势迫使其不得不暂停这块业务。
令高健更为担心的是:“去年是意大利提出指定检测机构制度,今年又扩散到西班牙,那么年底呢,明年呢?”在受去年召回事件影响,美国进口商采购态度谨慎后,失去欧盟市场这块大蛋糕对于玩具业来讲将是个难以想象的噩耗。
祸不单行,记者了解到,去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频繁变化成为玩具出口商心中之痛。“做出口需要一个周期,这个时间可能是几个月到半年。外汇汇率变化频繁让企业很难规避汇率变化带来的损失。”广东恒诺贸易有限公司经理王百宁表示。“现在的情况是,当时与外商签约时觉得价格不错,发货时却已经亏损了。”高健说道。
“我们也曾尝试用欧元来代替美元作为交易货币,”高健补充说,“但是外商已经看好了美元贬值的势头,不肯轻易更换交易货币,并告诉我们,如果要以欧元交易就必须把欧元升值预期算到价格里,这样还是我们吃亏。”
2 转变为他人做嫁角色
做概念的设计者据了解,目前扬州玩具行业平均净利润在3%至5%,毛利在10%左右。而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人民币不断升值、人工成本上升等因素,小企业开始面临危机。专家指出,提高产品附加值才有生存空间。
回顾近年来玩具业的坎坷遭遇,令人不禁慨叹虽然全球儿童手中将近70%的玩具产自中国,但是它们却只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国制造”。多年来,我国大部分玩具企业还停留在加工角色上,只给他人做嫁衣,缺乏自己的品牌价值。玩具出口虽然数量巨大,但是收益微薄,专家建议,玩具企业不妨扩大视野,学习世界名牌玩具迪斯尼的成功经验。
迪斯尼的成功在于其敢于做概念的设计者,树立自己的品牌文化。迪斯尼玩具将产品与卡通动画故事等紧密结合,卖给孩子的不仅是个玩具,而是一个鲜活的形象。玩具企业要转变思路,掌控玩具的发展趋势,这才是未来的出路。
记者了解到,日前在江苏扬州欧盟委员会健康和消费者保护总司、欧盟委员会企业总司等组织召开了“评估玩具供应链中安全措施调研项目”座谈会。会上透露,近期欧盟将进行有关玩具产品供应链的全面评估,通过评估重构欧盟玩具质量安全的控制体系。为此,欧盟特来中国开展“评估玩具供应链中安全措施调研项目”。会上部分中国企业提出欧美标准不一,希望双方能够努力共建一个全球统一的标准,这对生产商在生产过程中的控制就能够起到很好的规范作用,也方便了产品质量监控。
1
“美国方面一些大公司可能也在考虑要求先将玩具样品邮寄到当地检测再批量进货。”
“邮寄到国外检测的费用是在国内检测费用的2~3倍,外商认为负担起这个费用会增加他们的成本风险,并担忧市场不能接受由于检测成本上升导致的产品价格上涨。此外,如果检测不能一次通过,则须来回邮寄、多次改进等,整笔交易的可操作性大大降低,所以目前我们和西班牙的外商都同意暂停合约。”
每每回忆起去年美国召回中国玩具事件,中国玩具生产商、经销商还心有余悸,近日,记者从江苏省扬州丰盛公司总经理高健口中得知另一个消息:“目前公司与西班牙签的五六笔合约都暂停下来,我们和外商都在观望。双方都希望扬州检测部门能够与国外指定检测机构谈判、协商,达成协议,将扬州作为这些国外检测机构在中国的实验室之一,这样一来,扬州检测部门就可以出具外国检测机构的报告。”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去年从意大利刮起的这股“玩具须通过进口国家当地检测才能批量进口”之风今年春季又在西班牙生根发芽,所谓到进口国指定机构检测,“表明部分国家对中国出具的检测报告不信任,这其实是一项新的高技术贸易壁垒”。
与此同时,记者了在采访时得知,指定机构检测制度不仅在欧洲部分国家开始盛行,近期国内玩具生产商、经销商了解到美国方面一些大公司可能也在考虑要求先将玩具样品邮寄到当地检测再批量进货。
欧盟部分国家再设新壁垒
我玩具商受夹击说起“指定检测”,高健直叹气:“邮寄到国外检测的费用是在国内检测费用的2~3倍,外商认为负担起这个费用会增加他们的成本风险,并担忧市场不能接受由于检测成本上升导致的产品价格上涨。此外,如果检测不能一次通过,则须来回邮寄、多次改进等,整笔交易的可操作性大大降低,所以目前我们和西班牙的外商都同意暂停合约。”记者了解到,虽然高健所在的丰盛公司过去20%的产品出口到西班牙,但是现在形势迫使其不得不暂停这块业务。
令高健更为担心的是:“去年是意大利提出指定检测机构制度,今年又扩散到西班牙,那么年底呢,明年呢?”在受去年召回事件影响,美国进口商采购态度谨慎后,失去欧盟市场这块大蛋糕对于玩具业来讲将是个难以想象的噩耗。
祸不单行,记者了解到,去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频繁变化成为玩具出口商心中之痛。“做出口需要一个周期,这个时间可能是几个月到半年。外汇汇率变化频繁让企业很难规避汇率变化带来的损失。”广东恒诺贸易有限公司经理王百宁表示。“现在的情况是,当时与外商签约时觉得价格不错,发货时却已经亏损了。”高健说道。
“我们也曾尝试用欧元来代替美元作为交易货币,”高健补充说,“但是外商已经看好了美元贬值的势头,不肯轻易更换交易货币,并告诉我们,如果要以欧元交易就必须把欧元升值预期算到价格里,这样还是我们吃亏。”
2

2008年2月22日,美国玩具产业协会与美国国家标准协会共同宣布了一项新的玩具测试和安全认证系统计划,并征求公众评论意见。
2008年3月21日,中国玩具产业向美国玩具产业协会提交了中国产业对该计划的评论意见。意见如下:
1、关于美国进口商对玩具产品安全应承担的责任
草案仅对玩具设计商和玩具生产商规定了玩具产品安全责任,但未规定对进口商的责任。事实上,玩具生产商往往根据订单要求进行生产,对于进口国国内相关标准的变化很难及时掌握并做出快速调整。因此,中方建议草案中增加如下内容:对于符合玩具进口商要求生产并进入到美国市场的玩具产品,进入到美国市场后因美国国内相关标准变化而导致的产品责任,应由美国进口商承担相关责任,而不应由玩具生产商承担全部责任。
2、关于玩具的定义
草案将“任何为14岁以下的儿童玩耍而设计、生产或投放市场的物件”都定义为玩具。该定义过于宽泛,缺乏合理依据。实际生活中,不同年龄阶段的儿童对于玩具产品的认知和控制能力并不一致,因此,草案应按照年龄分段来严格区分不同的标准,对5岁以下幼童使用的玩具可适用最严格标准。
3、对玩具生产商实施分级管理加大企业经营成本
草案规定对玩具生产商实施分级审核和强制认证,检验频率为每年1至6次不等,且费用由工厂承担。由于实施检验、检测和认证均需花费大量时间,且草案规定的检验频率过高,因此,上述规定将导致玩具生产商检验费用负担激增,极大地影响工厂的交货时间和交易周期,增加企业运营成本。例如,中国玩具工厂的认证费用通常为每次人民币2万~6万元左右,时间约为每次40~60天。
4、关于强制第三方认证措施的可操作性
草案规定,所有出口美国的订单出货前须抽样送SGS/ITS实验室测试ASTMF963证书,并且根据测试要求对车台进行改进以满足其要求;所有原材料供应商都须提供其材料有效的相关测试证书(如漆粉,重金属,燃烧等的测试),并要求定期抽查并送到SGS/ITS实验室做测试,一旦发现不合格产品,即取消与其合作并退货。中方认为,第三方认证手续繁琐,周期长,实验室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相关认证,严重影响玩具新款产品的推出速度,并提高生产商的成本。如以SGS/ITS做en71或ASTMF963认证为例,每款产品每次测试费用约为人民币3000~4000元,周期为3~4个星期。若某生产商一年生产10~20款左右的新款玩具产品,仅测试和认证费用就需花费十几万元人民币,加上对原材料(如铁管、布、棉、塑胶原料等)的限制比原来严格,只能选用全部符合最新标准的大型供应商,且需不定期抽样送实验做测试,工厂的生产成本将会剧增,出口价格将上涨25%~30%,并将最终影响美国玩具消费者利益。
5、关于重复认证问题
玩具在中国国内属于法定检验产品,中国政府和产业一贯重视玩具产品的质量。但根据草案规定,对于既有内销又有外销的同一款产品,即使国内已通过3C审核和认证,外销仍需要做同样的强制审核和认证。上述做法将造成重复认证和资源浪费,使中国出口企业成本增加,出口压力增大,严重危害中国玩具企业的利益,并阻碍全球玩具行业的创新和发展。
6、关于草案附表3第2.7.5条款的规定
该条款规定,工厂应有防止佩戴存在潜在污染危害的物件的措施。部分中国企业认为,珠宝首饰的潜在污染危害应由珠宝首饰行业控制,不应将责任全部转向玩具生产商,且玩具工厂女工多,该做法违背工人的自由意愿,影响其基本权益。
综上,中方认为,美国玩具产业协会提出的玩具测试和安排认证系统计划旨在提高玩具产品质量和安全,确保消费者合法权益,中方对此表示理解。但是该草案中关于玩具产品的强制性质量安全测试和认证手续烦琐,部分条款缺乏合理性和可操作性,将导致中国玩具产品的出口成本剧增,严重制约了中国玩具对美出口,也必将影响美国广大消费者的利益。中方建议美国玩具产业协会认真考虑中方关注,修改草案中的相应条款,在不损害中美双方利益的基础上,确保中国对美玩具的正常出口。

当美国玩具产业协会宣布即将执行一项新的玩具测试和安全认证系统计划时,曾亲眼目睹去年“召回”风波的中国玩具企业,开始行动起来了。昨日,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一份关于中国数家玩具企业针对美方新计划草案的评论意见,已经发送至美国玩具产业协会。
份评论意见是由全国玩具企业向各省主管部提交,并由中国商务部将意见汇集。一个星期之前,中国驻美大使馆就已将评论意见转交给美国玩具产业协会。但截至目前,对方并没有对这份意见提出明确态度。”
所谓的“新的玩具测试和安全认证系统计划”,指的是今年2月,美国玩具产业协会与美国国家标准协会为了提高玩具准入门槛,对玩具生产商实施分级审核和强制认证等规定。
美进口商应担责
在这份评论意见中,中国玩具企业提出美国进口商应对玩具产品安全承担责任。
一位参与提交意见的国内玩具生产商告诉记者,事实上玩具生产商往往根据订单要求进行生产,对于进口国国内相关标准的变化很难及时掌握。因此对于符合玩具进口商要求生产并进入到美国市场的玩具产品,却因美国国内相关标准变化而导致的产品责任,应由美国进口商承担相关责任。
据中国海关统计,2007年美国进口中国玩具总额达92.39亿美元。草案规定对玩具生产商实施分级审核和强制认证,检验频率为每年1至6次不等,且费用由工厂承担。这将导致玩具生产商检验费用负担激增,极大地影响工厂的交货时间和交易周期,增加企业运营成本。
新闻背景
中国玩具企业普遍认为,美方提出新计划是与去年6月美国一公司以“涉及因铅含量超标”为由,多次在美国和世界范围内召回的2020万件中国玩具有关。虽然,美方此后承认“被召回的玩具绝大部分是因美方设计缺陷所致,不是中国制造商的问题”。但中国出口玩具在海外销售中仍被视为检测的重点对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萄京游戏平台-app手机版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