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金霸王、南孚等2元左右的电池,我省玩具出口的73.7%是传统的动物玩具

最近,有消费者反映一个怪现象:市场上同样型号不同品牌的干电池,大小、粗细、外形却存在差异,更希奇的是,一些昂贵的名牌电池,竟然在大量国产电动玩具上“失灵”了;相反,一些廉价的含汞电池却能在这些玩具上正常使用。调查发现,由于原料造价、放电原理等不同,加上国家标准答应电池尺寸存在偏差,致使同号电池外形不同。那些体型小的含汞电池因为价格低廉,成为玩具商们降低电动玩具销售成本的首选———渐渐地,广东等地的玩具设计者们也约定俗成地把电动玩具设计成了“廉价电池模式”。市场探访:同号电池尺寸分两种半数玩具不认“金霸王”“南孚”消费者朱先生上个月在官园批发市场给儿子买了一支电动玩具枪,小孩玩了不到半个月,枪就没电了。朱先生把电动枪自带的几节5号电池卸下来,换上新买的“金霸王”电池,可枪还是不响。朱先生认为电动枪出了毛病,回市场与卖玩具的商家理论,结果玩具店店主拿出自家的几节5号电池,替换了朱先生的“金霸王”,电动枪就恢复了功能。看着朱先生迷惑的表情,店主解释说,他们家的很多电动玩具都不认名牌电池,一些价格便宜的“杂牌”电池反而能派上用场。朱先生仔细比较了一下,“金霸王”和杂牌电池之间虽然同为5号,尺寸大小和外形却存在微小的差异,电动枪的电池槽放入杂牌电池很顺畅,放入“金霸王”却很勉强。“‘金霸王’这么常见的品牌,在国外市场上都见得到,为什么国产的玩具却不认了?”对此,朱先生感觉很希奇。从市场上购买了几种不同品牌的5号电池,包括金霸王、南孚等2元左右的电池,还有几种5角左右的“杂牌”电池。经过比较,发现几种电池不但价格不同,外形也分为两大类———“金霸王”等高价电池体型大而重,电池桶高出2毫米,也略粗,且正极帽是平的;而同为5号电池的几款“杂牌”,电池桶短且细,正极帽上还多出个小尖头儿。走访官园、万通等几个批发市场的玩具摊位,发现同种型号的电池确实在很多玩具上面不能通用。在一个摊位里,拿着金霸王和另外一种杂牌碳性电池进行了试验,发现摊位中20种电动玩具竟然近一半不能通用,玩具的种类包括电动枪、电动小汽车、电动洋娃娃等等。大部分玩具只认杂牌电池。南孚电池一代理商表示,有很多客户曾反映过南孚电池在玩具上不能用。“我们发现其他一些大品牌的电池如金霸王等对一些玩具也会失灵。看来问题出在那些儿童玩具的生产厂家那里。”

本报讯
今年以来,江苏玩具出口虽先后经历欧盟提高环保门槛及美国召回风波,出口仍实现较快增长,1—9月玩具出口6.1亿美元,同比增长20.1%,比去年同期提高7.5个百分点。

无证玩具

2

据了解,江苏省玩具出口市场正呈多元化趋势。其中对美国、欧盟两个主要市场,继续保持较快的增长。1—9月,对美国、欧盟出口玩具分别为2.4亿美元、1.8亿美元,增长20.4%、11.4%,增幅比去年同期提高8.5个、3.2个百分点。同时对俄罗斯、日本、加拿大、东盟市场出口增幅也分别达56.5%、30.7%、74.2%。

危及宝宝安全

探因:降低销售成本玩具设计偏爱廉价电池为什么会有大批玩具只认廉价电池呢?一些资深的玩具商揭示了其中的奥秘。范爱特玩具专卖店的女店主说,销售电动玩具的行规是随玩具赠予使用电池,为了降低成本开销,玩具商几乎没有使用名牌电池的。“30元的电动车,用名牌电池,一次要8元,而用杂牌电池,也就两三元钱。”据了解,目前国内的大量玩具都是广东沿海制造的,为了降低成本,玩具制造商们在设计玩具时对电池的通用和标准问题少有考虑,而是比照体型小的碳性电池制造电池槽,也就造成了同号电池在大量玩具上不通用的现实。一个玩具商说:“国内销售的大部分儿童玩具流向低端市场,使用者也更乐于接受使用廉价电池,因此即便很多玩具不兼容高档电池,在市场上也没受到太大阻力。”电池标准委:电动玩具应对碱性、碳性电池通用几家销售电池的代理商说,目前市场上出售的一次性干电池分为碱性、碳性两种,售价2元以上的名牌电池几乎都是碱性电池,这种电池使用的材料不含汞,而且用钢桶进行包裹,因此桶壁较厚,体型大且重;市场上低于5角的电池一般是碳性电池,这种电池原料中含汞,而且用锌桶进行包裹,体型小且轻。全国电池标准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也指出,那些廉价的碳性电池含有汞元素,使用不当会发生危险,对人体和环境造成污染,儿童使用潜在的危险性更大。虽然我国目前还没有明令禁止使用碳性电池,但是目前,国际上都在倡导使用无汞的碱性电池,随着电池标准化工作的推进,碳性电池早晚会退出市场。进而在中国标准出版社查阅了《干电池标准汇编》,发现一种型号电池的直径、厚度都标有最大值和最小值,也就是说电池尺寸答应存在一定偏差,而偏差的范围最大能够达到2毫米。全国电池标准委员会的一名工作人员说,电池的国家标准虽然答应同号电池尺寸有偏差,但前提是能够通用。“大批的电动用品对电池不能互认,这种情况以前没有关注过,不过这肯定是不符合标准的。儿童玩具厂家制造的只能使用碳性电池的玩具是不符合国家标准要求的。”她说,玩具使用的驱动电池假如不能通用,儿童玩具厂商至少也应该在包装上注明,让家长们能够了解情况并进行比较选择。

但有关人士指出,从玩具出口趋势看,我省相关企业前景不容乐观:一是主要出口市场贸易壁垒层层加码,6月起欧盟的REACH法规开始实施,而美国玩具召回事件会对我省玩具出口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二是玩具出口档次不高,我省玩具出口的73.7%是传统的动物玩具,高科技高附加值的玩具份额很小,同时大多数玩具以贴牌加工为主,出口商品普遍缺乏自主品牌;三是一些生产企业加工设备比较落后,检测水平较低,出口产品可追溯系统还不健全。

省质监在金华检查12家玩具生产企业

1

□通讯员 肖扬 本报记者 金振东

最近,有消费者反映一个怪现象:市场上同样型号不同品牌的干电池,大小、粗细、外形却存在差异,更希奇的是,一些昂贵的名牌电池,竟然在大量国产电动玩具上“失灵”了;相反,一些廉价的含汞电池却能在这些玩具上正常使用。调查发现,由于原料造价、放电原理等不同,加上国家标准答应电池尺寸存在偏差,致使同号电池外形不同。那些体型小的含汞电池因为价格低廉,成为玩具商们降低电动玩具销售成本的首选———渐渐地,广东等地的玩具设计者们也约定俗成地把电动玩具设计成了“廉价电池模式”。市场探访:同号电池尺寸分两种半数玩具不认“金霸王”“南孚”消费者朱先生上个月在官园批发市场给儿子买了一支电动玩具枪,小孩玩了不到半个月,枪就没电了。朱先生把电动枪自带的几节5号电池卸下来,换上新买的“金霸王”电池,可枪还是不响。朱先生认为电动枪出了毛病,回市场与卖玩具的商家理论,结果玩具店店主拿出自家的几节5号电池,替换了朱先生的“金霸王”,电动枪就恢复了功能。看着朱先生迷惑的表情,店主解释说,他们家的很多电动玩具都不认名牌电池,一些价格便宜的“杂牌”电池反而能派上用场。朱先生仔细比较了一下,“金霸王”和杂牌电池之间虽然同为5号,尺寸大小和外形却存在微小的差异,电动枪的电池槽放入杂牌电池很顺畅,放入“金霸王”却很勉强。“‘金霸王’这么常见的品牌,在国外市场上都见得到,为什么国产的玩具却不认了?”对此,朱先生感觉很希奇。从市场上购买了几种不同品牌的5号电池,包括金霸王、南孚等2元左右的电池,还有几种5角左右的“杂牌”电池。经过比较,发现几种电池不但价格不同,外形也分为两大类———“金霸王”等高价电池体型大而重,电池桶高出2毫米,也略粗,且正极帽是平的;而同为5号电池的几款“杂牌”,电池桶短且细,正极帽上还多出个小尖头儿。走访官园、万通等几个批发市场的玩具摊位,发现同种型号的电池确实在很多玩具上面不能通用。在一个摊位里,拿着金霸王和另外一种杂牌碳性电池进行了试验,发现摊位中20种电动玩具竟然近一半不能通用,玩具的种类包括电动枪、电动小汽车、电动洋娃娃等等。大部分玩具只认杂牌电池。南孚电池一代理商表示,有很多客户曾反映过南孚电池在玩具上不能用。“我们发现其他一些大品牌的电池如金霸王等对一些玩具也会失灵。看来问题出在那些儿童玩具的生产厂家那里。”

早报讯
无证生产,没有警示标志……11月16日,省质监局会同金华、义乌质监部门,对当地12家玩具生产企业进行专项执法行动。

2

检查人员在义乌市林志平玩具厂发现,该厂正在生产列入强制性产品目录的电动圣诞老人和电动狗。负责人承认至今没有申请认证,这些玩具主要发往义乌市场。执法人员责令该企业停止生产、销售上述产品。

检查人员在义乌育材塑胶有限公司发现,该厂生产的儿童写字板外包装没有加贴强制性产品认证标志,没有中文说明书,外包装上的厂名与证书上的厂名不一致。检查人员当即发出责令整改意见。

岱山县恒达玩具厂已经被责令停止生产,但检查人员发现该厂还在继续无证生产。检查人员现场封存了产品、原料、配件等28箱。

另外,不少企业还存在标志标识不规范,没有警示标志等问题。

质监部门提醒,家长在给孩子买玩具时,要看包装上是否有警示信息或其他安全信息,给3岁以下孩子选择玩具时,不要买带有可能会被吞下或吸入的小部件的玩具,以及那些带有尖或粗糙边缘的玩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萄京游戏平台-app手机版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